热门搜索:

沈墨的眼前便已经被无边的血色填满有楚休的也有他自己的v

时间:2018-12-15 19:55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所以这名龙骑禁军一咬牙,身形后撤,准备离去。
 
    不过看到这名龙骑禁军想走,楚宗光却是有些慌了。
 
    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份,等到他回到东齐之后向龙骑禁军禀报自己的身份,那楚宗光等来的将是无穷无尽的追杀!
 
    绝对不能让对方活着离开!
 
    楚宗光直接欺身而上,楚家的瀚海心法被他催发到了极致,几步便已经来到那名龙骑禁军的身后,一掌轰向对方的后心。
 
    那名龙骑禁军根本就连头都没回,手中的长枪却仿佛是长了眼睛一般,枪尖抖动,好似一朵火莲轰然绽放,直指楚宗光而来!
 
    这一枪他本来是想要把楚宗光给逼退的,但谁知道楚宗光却是不闪不避,硬生生握住了那枪身,强大的力量顿时轰的楚宗光口吐鲜血,但他却依旧没有松手,这让那名龙骑禁军顿时暗道一声不好,想要弃枪后撤,但此时却是已经晚了。
 
    “动手!”楚宗光对着沈墨厉喝道。
 
    沈墨手中的短剑扬起,最后一部分真气灌注到其中,剑芒轰然洒落,不过目标却不光是那名龙骑禁军,其中还有楚宗光!
 
    剑芒贯穿两人,楚宗光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前那恐怖的伤口,不断的吐出鲜血,挣扎着问道:“为……什么?”
 
    沈墨面无表情道:“那可是东齐二皇子都想要的至宝,我,也是一样想要啊!”
 
    今天所有人都死在了这里,就算他抢了本该属于东齐二皇子的东西,又有谁知道?
 
    或许得到了那件东西,从此之后他就不用再去仰视他那个哥哥沈白了,而是需要沈白来仰视他!
------------
 
第四十四章 最后的胜者
 
    PS:感谢书友木已成林777十二万起点币的打赏,恭喜成为本书第二位盟主^_^
 
    感谢书友大盘扎两万起点币的打赏。
 
    感谢盟主0o雨小莫o0一万起点币的打赏。
 
    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。现在沈墨便有这么个感觉。
 
    之前他在想着自己倒霉的牵连到这件事情当中,没想到楚宗光竟然能拼死一名龙骑禁军,这也让沈墨有了新的想法。
 
    不管那东西是什么,但就凭二十多年前东齐二皇子要派龙骑禁军中的强者来抢夺,楚宗光为了这件东西起了贪欲,背叛兄弟,不惜带着家族背井离乡,这就足以证明那东西的珍贵程度,而现在,这东西便是他的了!
 
    不过就在此时,一阵轻微的机括声响起,沈墨下意识的一回头,楚休手中的千机门暗器千叶翎展开,瞬间无数的叶雨洒落,瑰丽无比,带着璀璨的杀机袭来!
 
    沈墨顿时惊骇的瞪大了眼睛,他没有忘记楚休,但他却根本就没想到,在这种级别的厮杀当中,楚休一个凝血境的武者竟然还敢动手!
 
    还有他手中的暗器是哪里来的?这可是足以威胁到先天武者的暗器!
 
    沈墨匆忙之下提剑抵挡,但此时他手中的短剑因为两次催动剑芒,已经变得脆弱不堪,在挡住了十几枚千叶翎之后,竟然直接碎裂。
 
    而此时一抹银色的刀光已经出现在了他眼前。
 
    这一刀快到了极致,等到沈墨反应过来时,他甚至已经闻到了刀锋上的那股血腥味儿。
 
    兵器被千叶翎击碎,沈墨无法抵挡,他下意识的想要闪躲,但却骇然发现,自己的动作慢了一丝,因为他体内的真气已经在施展了两记剑芒之后全部耗尽!
 
    “你找死!”
 
    挡无可挡,避无可避,生死之间,沈墨以指代剑,将全身的气血都凝聚在了食指和中指当中,使得这两根手指都带着一丝锋锐的剑气,向着楚休的胸口刺去!
 
    截脉剑指!
 
    这并不是沈家的武功,而是沧澜剑宗的武技。
 
    沧澜剑宗乃是以剑为尊的宗门,但这也并不代表沧澜剑宗便没有其他的武功。
 
    沈墨并不是沧澜剑宗的弟子,沈白就算是掌门的亲传弟子,他也不敢把沧澜剑宗的秘传剑法交给沈墨,所以他只是把截脉剑指这种不属于秘传的武功给了沈墨,增强一些他的实力。
 
    这一记截脉剑指当中虽然没有包涵多少真气,但却凝聚了一名先天武者全身的气血,如果点中的话,沈墨的双指会因为承受不住这股强大的力量直接爆裂,但楚休的胸口也会被戳出一个血窟窿来!
 
    沈墨想要逼退楚休,但此时楚休的眼中却只有平静而又浓烈的杀机。
 
    以凝血战先天,出手便是袖里青龙,他只有这么一次机会,退了,便是败!
 
    所以楚休的刀锋没有丝毫偏离,但他的身形却是忽然偏了一些,沈墨这一记截脉剑指点在了他的肩胛上,轰然一声爆响,鲜血四散。
 
    沈墨的双指血肉爆裂,楚休的肩胛碎裂,直接被轰出了一个深可见骨的空洞来!
 
    刀锋划过,沈墨的眼前便已经被无边的血色填满,有楚休的,也有他自己的。
 
    一刀过后,人头落地。
 
    楚休捂着肩膀,看着沈墨那无头的尸身,淡淡道:“说的没错,至宝人人都想要,我,也是一样想要!”
 
    四周寂静无声,刺鼻的血腥气弥漫在楚家内部,整个楚家已经连一个活人都没有了。
 
    楚休看了一眼自己左肩膀,虽然用真气暂时封闭住了经脉,但鲜血还是不住的流淌着,他的左臂已经暂时废了。
 
    楚休不敢耽搁,三名龙骑禁军的人死在了这里,沈墨更是死在这里,通州府,或者说是整个魏郡,楚休都不能再呆了。
 
    那三名龙骑禁军身上都背着一个匣子,听其意思应该是给东齐二皇子准备的宝物,其中那脸上带着鞭痕的武者匣子中装的便是红袖刀。
 
    楚休也来不及仔细看,直接拿起刀,将另外两人的匣子背在身后,挨个搜身,不过这三名龙骑禁军身上除了一些银两和常用的伤药,也没有其他有价值的东西了。
 
    楚休还找到三枚属于龙骑禁军的腰牌,想了想,也将其收入了怀中。
 
    弄完这些之后,楚休顾不得处理伤势,他直接跑向楚家内部,属于楚宗光的院落内,开始疯狂的寻找那样至宝。
 
    为了这件东西,东齐二皇子派龙骑禁军中的强者去抢夺,楚宗光可以为了它背叛兄弟,沈墨明明可以用他那柄短剑为底牌逃离,但却起了贪念,最终把命留在了楚家。
 
    就像方才楚休说的,至宝人人都想要,他方才出手偷袭沈墨,甚至不惜以伤换命,为的不也是至宝吗?
 
    只不过他找遍了楚宗光的宅院,无论是他的住处还是楚宗光的闭关之地,却都没有至宝的痕迹,只有一些大额的银票,大约只五十多万两,甚至还有三十两紫金。
 
    紫金乃是一种极其名贵的金铁,用来锻兵铸剑甚至是布置阵法都可以,所以极其珍贵。
 
    百两银为一金,百两金才能换得一两紫金,而且还是有价无市。
 
    只不过这些东西却都不是楚休想要的,那至宝究竟被楚宗光藏到哪里去了?
 
    楚休猛然间想到了什么,立刻跑回前院,从楚宗光的尸体上摸出了一个白玉盒子,上面铭刻着珍贵的阵法。
 
    方才楚休下意识的忽略了,若是寻常的宝物,楚宗光自然会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来放置的。
 
    但这可是楚宗光拿自己性命换来的至宝,他肯定是贴身携带,要不然怎么能安心?
 
    楚休抬头看
    楚休没有去找韩豹那帮人,现在的楚休谁也不相信,包括跟他有过合作的韩豹和关系不错的马阔都是如此。
 
    以前楚休乃是通州府楚家的二公子,有着这重身份在,他可以提供消息,跟韩豹平等合作。
 
    但现在他楚休却是亡命天涯,更是身怀重宝,所以他谁都信不过。
 
    楚宗光当初都能为了这宝物去背叛兄弟,更别说是其他人了,在楚休看来,实力,远远要比信任更加重要。
 
    北殇邙山很大,除了直通北燕那边有着一些小路,商队和盗匪都聚集在那里,其他的地方都是一些荒山,楚休随便找了一个山洞暂时住下。
 
    来到了那山洞里之后,楚休直接将其他东西都扔到了一边,直接拿出楚宗光那视若性命的宝物。
 
    方才楚休没有仔细看,现在他仔细端详了一下那玉匣上的阵法花纹,果然有西楚那边的风格。
 
    那阵法的作用不是封禁,而是保护外力不会对其中的东西造成伤害,楚休将玉匣打开,出现在楚休眼前的东西有些出乎他的预料,那里面竟然是一只活物!
 
    那玉匣当中装的竟然是一只金蚕,不,准确的说应该说一只散发着琉璃金光的奇异金蚕,只有拇指大小,表面透明,散发着琉璃光泽,若不是它正在那盒内轻轻蠕动着,楚休甚至都怀疑它是一件琉璃饰品,而不是活物。
 
    楚休的脑海中疯狂的回忆着,这到底是怎么东西。
 
    本身是至宝,来自西楚苗疆之地,状若金蚕,外表有着琉璃光泽,特点如此鲜明,只要原版的剧情当中出现过,楚休没理由会忘记。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